Skip to content

Les 之道 (一)

三月 29, 2016

B.M. 在去年正式出櫃,正式告訴friend list 上每一位,我!是!女!同!起碼會在個人Facebook 放上老公的合照,亦開始打正旗號放閃。

坦白講,les 這條路一直不易走,由一開始去肯定自己是les,就已經是一個很糟糕的心路歷程。3天內睇上百篇Gender studies、homosexual等學術文章,那時希望在茫茫資訊中,為自己突然轉「性」去尋求一個答案。嗯,內心的確爭扎……尤其是B.M.本來由細到大都被標籤為乖乖女,讀女校裙仚過膝,好聽叫小白兔,唔好聽要憨居。謝謝老公之餘,要謝謝前度,要不是她,我根本不會去面對自己的Dark side,與其說是Dark side,倒不如說是Truth Self。可惜,感情不能勉強,前度終成過去。接下來就是老公咯~

Les界,老公身分亦可以係老婆,你對稱謂感到舒服即可。試過在Facebook 回feed,「我老公乜乜乜…」,哈,那位仁兄係要加引號「」,我都不避嫌直呼我伴侶做老公,友輩又做乜多舊魚呢?大男人主義作祟?坦白講,我不嫌棄時,友輩嫌棄,基本上無朋友做,因為關你銀事?

一個稱呼,亦是一段關係的肯定,一紙婚書之差而已。我家基本上是恐同的,有一對用錯方法疼我的父母親,就是終其一生都抱著你不跟我心目中理想的路走就是不孝。理想就是返朝9晚6有穩定收入,人工高,福利好,豪養仚家,兼揾個男人結婚,是但欠一都算不孝。

我很幸運,有位愛屋及烏的奶奶,及默認我地位的老爺及姑仔。沒有他們,我同老公亦未必走到今天。點解?

家庭壓力係les界致命傷,一夫一妻不能理解les界面對的家庭壓力。一方接納,一段關係已成功了50%,餘下兩成磨合,一成經濟,兩成社會的認受性。

所以對於平機會候任阿頭竟然無常識地叫錯同志做老同,B.M.堅火。雖然在女性情誼發展史上,曾經有老同一詞。由全知賢李冰冰主演的《雪花與秘扇》,就是演繹出老同的情誼,但充其量只是姊妹之情。

「1988年,在籌備香港第一屆同志電影節(1989)時,對如何把 Lesbian and Gay Film Festival 翻譯爲中文,頗費躊躇。 
  有人建議“挪用”同志一詞。想不到這一決定成爲奠定華人同志運動的一個裏程碑。與此同時,主流媒介也逐漸采用“同志”一詞;一時間,“同志”亦輸往台灣、大陸及世界各地。現如今, 連同志的英文拼音“tongzhi”一詞,也逐漸在英語世界被確認。 」– http://goo.gl/2LTkYk

當普通人甚至市井都曉同志一詞時,唔曉嘅真係堅離地,只知頭頂一片天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