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[轉載]我的大鑊婚禮

九月 1, 2011
tags:

[原文]

寫這文之時正在內地參加一位遠過遠房的親戚的婚宴,他的排場,誇張了,因為爺爺是村長,人脈關係網廣大,所以一是不擺酒、一擺就要擺200圍!還以為大陸地方大,擺個200圍算甚麼;誰知道最大的酒店頂多只容納100圍,最後你知道怎辦嗎?找到個能擺60+圍的露天地方,一天之內連擺頭中尾圍三場喜宴,才應酬得了超過二千位嘉賓。

這二千人當中,um,兩個新人大概只認識三四百人……頂龍五百人吧?其餘的貴賓,就是在隔籬村村口開士多養黑狗的六叔(他還把黑狗也一併帶來)、麻雀腳東南西北姑、和像我這些一生未嘗碰過面的抆車邊遠遠遠房親戚。

這種婚宴,其實跟去看演唱會沒有分別,座上客你沒認識幾個,入場券也一樣的貴。

擺酒的確是件令人頭痕的事,為甚麼還要擺?

有人是想賺錢(臉皮厚的人,擺一晚酒真的有賺),有的人是想做一晚主角留下難忘回憶,最慘的是「唉,當氹下啲老人家開心囉」。
而,老人家開心,往往會產生出「後生嗰啲就唔開心」的效果,這時就要看你有多愚孝了──愚孝的人,就是不理是非黑白和實際情況,只求滿足得了老人家的所有要求、苛索,他和另一半結婚結得開心與不開心,他都不在乎。

最近朋友T的妹妹搞結婚搞得如火如荼,其實她最怕做擺酒show,只想簡簡單單cocktail一下便算;偏偏老爸不放過她,硬要他們擺,禮金餅卡也要做足──而且還要幾擔唐餅,他所謂的「擔」是最傳統那種,一擔400個。

首先,還有人吃唐餅的嗎?

然後,即使有幾百萬人吃唐餅,她家的親友其實遠遠少過400,派來當飯食喔?

也同樣,他要求的圍數其實也比認識的人數少,他只有請埋前世的朋友才能把酒席填滿。

而他的說法是:「要咗先。」男家肯俾,才顯得有誠意;討價還價的話,就是不夠愛他那心肝寶貝女兒。

商討禮金呀酒席呀這類事情,是很奇妙的事兒──那根本是在談「做親戚的條件」。你俾得起$XXXXXX禮金、我交得出$XXXXX嫁妝,OK,交易完成以後以姻親互稱。你不能滿足我,卻要娶我個女,是妄想。

T的妹妹,偏就是不夠愚孝,處處顯示愛護未來老公、忤逆老父的樣子。所以她搞結婚搞得「如火如荼」,就是每晚收工回家後,跟老父火爆地爭論。

可惜她狠得做個百分百逆女,心裡還是怕老爸真的上火了一怒之下缺席她的婚禮。於是那些酒席那些唐餅,現在仍然在討價還討的階段。
整件事,我最想問的是:有沒有人關心過新娘開不開心?這到底是她的人生大事呀!她的爸,就是最典型那種、把子女的人生當成是自己人生的伸延的怪物家長。狠的人如我,會建議她一切都依自己意思去辦,怪物不高興怪物說不出席,別來好了,那是個歡喜的派對,誰希罕你來表演黑面。

還有一個問題我想知道:還有人吃唐餅的嗎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No comments ye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